科茨沃尔德(Cotswolds)位于英格兰中南部腹地,涵盖南部六郡,但本身并不是一个行政区域,而是一个地理概念。区内星罗棋布着许多充满诗情画意的风景名胜和乡村田园,也和许多英国的历史名人有着诸多联系,包括著名作家简•奥斯丁和英国前首相温斯顿•丘吉尔。因此,科茨沃尔德地区成为一个知名的旅游度假胜地,也是英国官方的杰出自然美景区(Area of Outstanding Natural Beauty)之一。

今年十月份开车在这里走马观花地玩了一圈。正赶上深秋时节,树木开始从单调的绿色变得色彩斑斓,让人留连忘返。从伦敦环城高速路M25上转M4高速路向西,经过Swindon向北进山,首先来到一个叫做Burton-on-the-Water的小镇。这里号称是英格兰最美丽的小镇之一。

burton-on-the-water-1

我们到达时已经是下午,碰巧天公不作美,正在下雨。我们只好躲进一家茶屋一边喝下午茶一边等雨停。茶屋的装饰很有意思。

burton-on-the-water-2

街上人不多,大多数看起来都像是游客。有一大客车日本大爷大妈游客,举着照相机在街上转悠。

burton-on-the-water-3

晚上就住在离Cheltenham不远的一个乡村旅点。天黑后小镇上一个人影都看不见。倒是有两三家餐馆都坐满了人。开了一天车,点一杯红酒,再来一份小牛肉牛排,身上的疲惫一扫而空。

Cotswolds meal

昨天晚上到达旅店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,什么也看不见,只记得从问答机上报名字,两道神秘的大铁门便自动打开。

第二天早上醒来,终于有机会好好端详一下旅馆的外貌。跟前台的MM聊天,才知道原来这座房子有几百年的历史,是保护建筑(Listed building),现任主人几年前买下来,花了三年时间翻修内部,还不能破坏建筑原貌。修好了把它改成一座乡村旅馆。

Cotswolds hotel 1

旅店旁边是一座古老的教堂。

Cotswolds hotel 2

我们今天的目的地是位于格洛斯特郡的维斯坦伯特植物园(Westonbirt Arboretum)。这个植物园由罗伯特•赫福德于1829年创立。赫福德是当地的一位富有的大地主,也做过议会下议院议员,但他最大的兴趣还是园艺。他死后植物园由他的儿子乔治•赫福德继承并加以扩大。乔治•赫福德1926年去世后,植物园的所有权先是传给他的侄子莫利伯爵四世,最终在1956年被英国政府的森林委员会(Forestry Commission)接管。

早上离开旅店,开车向南走。路很窄,都是这样的单车道。一路上见到不少这样古老的小村庄,经过上百年的时光,样子也没有什么大变化。英格兰的贵族们就在这样的乡间田园里过着世外桃源的生活。

Cotswolds road

Cotswolds road 2

整个植物园占地大约2.4平方公里,种有一万八千多株树木和灌木,观光线路的全长有27公里。整个植物园分为两部分:老植物园(Old Arboretum)和Silk Wood。两部分都走一遍还是很考验体力的。我们时间有限,就选择了Silk Wood路线。

Westonbirt Arboretum 1

选择Silk Wood的原因是因为这里有很多枫树,正适合秋天观赏。

004 009 008 007 006 005

园内有很多这样的标牌,解释树木的名称和由来。

010

从Westonbirt出来,我们驱车前往西南部的著名古城巴斯(Bath)。晚上在市中心的Carluccio’s吃了一顿很不错的意大利餐。因为以前来过Bath,所以就没有在这里过多停留。早上起来在市中心的The Circus和皇家新月(Royal Crescent)附近转了转,照了几张照片就开车上路。

这是巴斯市中心The Circus的乔治王时代风格建筑。

012

我们第三天的目的地是Stourhead庄园,它也是我们这次旅行的重头戏。Stourhead坐落于威尔特郡(Wiltshire),是Stour河的源头,因而得名。整个庄园占地1,072公顷,包括一座帕拉第奥式建筑的庄园大屋、一个名叫Stourton的村庄、以及大片的园林、农田和林地。

除了它背后显赫的家族历史之外,Stourhead庄园更以其湖光山色的园林而著名。2005年电影版的傲慢与偏见就曾在这里取过外景。

Stourhead庄园最早属于Stourton男爵家族。这个家族在这里曾生活了500多年,最后在1714年把它卖给了米尔爵士(Sir Thomas Meres)。三年后米尔的儿子又在把庄园卖给了亨利•霍尔(Henry Hoare)。

霍尔家族虽然不为大多数人所熟悉,但是在伦敦的金融城却是大名鼎鼎。亨利•霍尔的父亲,理查德•霍尔爵士(Sir Richard Hoare)在1672年创立的C. Hoare & Co. 是英国的第一家银行,也是世界上的第五古老的银行。经过数个世纪的风风雨雨,C. Hoare & Co.今天仍然活跃在英国的金融业,为高端客户提供私人银行和投资理财服务。

在亨利•霍尔的指挥下,庄园原有的旧屋被拆除,并在原地重新建起一座新屋。新的庄园大屋以及附近的园林由十八世纪著名的苏格兰建筑师Colen Campbell设计。在其后的二百多年里,霍尔家族一直居住在Stourhead庄园。1902年一场大火几乎把庄园大屋夷为平地,并且烧毁了很多屋内的珍藏。但是其余的珍藏,包括一座罗马教皇使用过的立柜,被庄园的工人们成功地抢救出来。

在保险公司支付了保金之后,庄园的大屋被重建起来。但是此时霍尔家族已经开始走向衰败。庄园的最后一任主人是亨利•休•阿瑟•霍尔。他唯一的儿子哈里•霍尔加入英军参加了第一次世界大战,于1917年11月在埃及的一次战斗中身亡。没有了继承人,风烛残年的亨利•休•阿瑟•霍尔在自己去世前一年的1946年把庄园捐给了英国历史自然遗产基金会(National Trust)。

庄园的大门。Stourhead庄园在1721年到1725年重建,这座大门是老庄园唯一保留下来的部分,从它原来的位置被拆开然后被一块砖一块砖地移到现在的位置。看起来十分地高大上。

Stourhead 1

庄园大屋,里面有不少有意思的珍藏品和油画。可惜室内不允许照像,只能照外观。

Stourhead 2 Stourhead 3

庄园的园林也是Colen Campbell设计。其中包括Stourhead湖。这个湖位于一座峡谷之中,完全由人工挖掘而成,湖的两岸绿茵植被环绕,其间点缀着几座看似随意实则精心布局的园林小景。整个园林的设计以古希腊神话为主题,连观赏的路线都是精心设计的,据说必须要绕湖逆时针走才能体会到设计者的良苦的用心。

Stourhead 4

沿着曲折的山路走下山谷,一路上都是树丛,来到湖边突然豁然开朗,颇有“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”的效果。

Stourhead 5

我们来的正是最好的季节,湖岸的颜色变化万千。

019 018 017

湖边的仿造罗马的万神庙(Pantheon),里面有许多古希腊神话中的神的雕塑。

Stourhead

湖边的阿波罗神庙(Temple of Apollo),2005年电影版的傲慢与偏见就曾在这里取景。

021 IMG_0042

对比一下电影里的场景。

6799573924_7930f002aa_o

湖边的石桥。今天是周末,来庄园的游客很多。

023

最后总结:相比伦敦、苏格兰、湖区这些传统的英国旅游地点,科茨沃尔德的名气没有它们大,但是这里优美的自然景色和人文风光、浓厚的英国乡村田园风味,却让它别具一番特色。

Advertisements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